一只大苹果

[Dunkirk]   (Tommy/Gibson)       

半夜瞎写产物,毫无逻辑,剧情混乱
想去刷第二遍电影但没有时间,剧情可能会有错。。。因为我。。。我记不太清了555
自己看了一遍感觉cp感不是很明显。。。各位看官对不起了
新人第一次发文请多包涵
文笔渣。。。欢迎吐槽捉虫!!
gibson真是小天使啊啊啊啊啊(哭瞎)

    汤米想要逃跑。
   
     一个真正的士兵不应该产生这样的想法。他们会听从指令,望着茫茫大海乖乖等死,或为了根本不可能的胜利送命,像那些在大街小巷战斗到死的法国士兵,或是那些在海滩上等待下一波轰炸的英国士兵,汤米想起他们的眼睛,那种眼神让他想起那些漂浮在海上的,散落在沙滩的尸体,那些蓝色的,黑色的,绿色的眼睛里没有恐惧也没有绝望,里面只是空无一物。汤米不想当个逃兵,他只是想要回家。
   
     他看向身边沉默的士兵,吉布森,他卷曲的头发湿了水,紧紧的缠绕在脸上,像某种怪异的黑色水草,衬的他的皮肤更加苍白,那双好看的眼睛里映出铁灰色的天空和冷酷大海之间遥不可及的地平线。但汤米在他的眼中看到了光。
   
     下一秒吉布森转过头来,他的呼吸潮湿而温暖,打在汤米的皮肤上却让他产生灼烧般的错觉,抚上脸颊的手骨节分明,冰冷的海风在吹干皮肤的同时也带走了他们身上所剩不多的热量,但汤米却在相触一瞬感到了温暖,像是一朵余烬靠近另一朵时产生的火花。

    他们乘上另一艘船,汤米试图在满船舱大嚼果酱面包的士兵里找到吉布森的身影,也许他还留在甲板上,但汤米情愿暂时放弃思考,让积攒了几个星期的疲惫淹没身体,只要运气够好,明天的这个时候他跟吉布森都已经在开回家的火车上了。
   
     当鱼雷撞击船体时汤米并没有立即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伴随着黑暗和冰冷的海水袭来的还有恐惧,汤米对这种感觉早就熟悉到厌倦,他试图向前游去,但四周一片漆黑,不知是谁狠狠的蹬了他一脚,皮质军靴撞击在肋骨上造成了巨大的疼痛,在汤米能反应的过来之前他就已经吐掉了大部分的氧气,窒息感飞快的向他袭来,嘴里海水腥咸的味道从未如此让他难以忍受,模糊之中他想到吉布森还呆在甲板上,汤米不知道他能否逃离,他会想起他吗?甲板上有人打开了逃生通道,光亮刺破黑暗直达汤米眼底。

    汤米狼狈又疲倦,救生船上的那群人再次把他推了下来,导弹落下,黑暗中亮起片片火光"你们不能把我留在这!"汤米只能一遍遍的重复着,船上的士兵试图安慰他的话在四周响起的爆炸声中支零破碎,汤米从未觉得如此慌乱无助,炸裂的巨大响声令他难以忍受,他想要蜷缩起来,他想伸手撕裂自己的耳朵,但他不敢放开抓住小船的手,黑暗的海水在拉扯他,挤压他,他想起漂浮在海里的那些尸体,他们的面部被水泡的肿胀,模糊不清,他感到无法呼吸。不要,求你们不要,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打颤,试图用僵硬的四肢划水跟上小船,但它离他越来越远。汤米感到有什么冰冷滑腻的东西缠上了他的双手,恐惧瞬间击中了他,那东西细长的身体上缠着水草,他摸到水草下面的整齐的纹路,那是-------那只是一条绳子。汤米抬起头,吉布森看向他的脸被远处爆炸燃起的火光照亮,让他感到梦似的不真实。

    "快说啊!你快跟他们说啊!"汤米冲着吉布森几乎是吼出这句话来,但吉布森只是沉默着,像他一直以来做的那样,汤米看向他,吉布森的目光躲闪,苍白干裂的双唇颤抖的张开,拿着枪的英国士兵嗤笑一声,那些恶毒的咒骂汤米听不太清,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一直都不知道与他同行的法国士兵的名字,汤米听见自己开始争辩,最理智的做法是听任那个假扮英军的法国人被扔下船去,但是-------"这不公平!!"他听见自己吼道"他没有杀人!我和他一起埋了尸体!在船上他救了我们所有人!"对面士兵的眼神冰冷"那他应该不介意再救一次"他拿枪顶了顶汤米的胸口"你也跟他一起滚下去!"
不,汤米想,我要回家。
   
    "我愿意承担这个责任"汤米说"虽然这是错的。"
真遗憾,汤米想,我还是希望我们中至少有一个能够回家。汤米与法国士兵对视一眼,在对方的眼中,他们看见了光。

    汤米裹着毯子,火车摇摇晃晃的开动,老人递给他的热茶慢慢温暖了他的全身,汤米想像着他曾以为叫做吉布森的法国士兵的容貌,他好看的黑色眼睛,他鼻梁优美的轮廓,他想象着他坐在开往法国的火车,想象这他终于回到家乡的样子,汤米想象着他的笑容,他想到他还从未见过他的笑容。
  
    汤米看到从沉没的渔船里逃脱的亚力克斯的那一刻就知道了真相,但他总觉得一切不应该这样结束,那个人总是如此小心谨慎,他总能第一个逃离危险,他才是应该活下来的那个。他感到手捧的茶水渗出的热量,他知道那个善良的法国士兵最终还是永远的被留在了那个冰冷黑暗残酷的战场。他太累了,累到无法为死去的战友哭泣或为自己的逃脱庆幸,对面坐着的士兵对他说了什么,那些字句凌乱的散落在他的意识里,没有激起一丝涟漪。汤米将包裹枕在头下,模糊中感觉法国士兵还静静的坐他身边,他仿佛看到他卷曲的黑发湿漉漉的垂下,睫毛在脸颊上打下一片阴影,汤米闭上眼睛,我要回家了,他想,任自己的世界沉入黑暗的怀抱。

    汤米挣扎这醒来,活动这僵硬的四肢。四周不再是一片黑暗,他向车窗外看去。
    他看见了光。

新刻一只小莫!
(图非原创,感谢 @青须 太太的授权!)

在巴黎的disneyland嗨到不行的一天。。。
收银台的小姐姐问我是要一个欧比旺吗?不不不我当然是想把所有obi都搬回家啊。。。
啊啊啊小obi可爱到昏阙!!!